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光下的狐仙

www.weike100.com 为客100,为了旅游的人们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岂有此理——张家界  

2010-06-18 17:18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58℃的酣畅中放浪、隐居

  ——江垭温泉、万福温泉

  在喜欢上泡温泉之前,我的理想是在深山老林里搭一小木屋。

  用SB兼NB一点的话说叫做:隐居。

  但转念一想却又实在心有不甘,想我二十多岁一年富力强的“伙子”又怎能做到六根清净、气定神闲呢?

  还是伪“半仙”么西说的好啊。

  说什么来着?

  “伙子,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呀……”

  听得多了,隐居这码子事情竟成了一种奢望,一种癞蛤蟆和天鹅之间的童话。

  此心不绝难成大器啊。

  抛开酒吧的喧嚣与颓废,推掉惹人烦躁的应酬。

  一脚踢飞工作的繁忙,以及喜欢唠叨的女友,招呼一帮哥们儿,去慈利的温泉洗去一身风尘与疲惫,管它绿肥红瘦。

  走在小镇古朴的老街,橘黄色的夕阳懒洋洋地洒落在飞檐翘角的土家建筑上,偶尔漏下点点斑驳。

  脚下,镶嵌在路基里的鹅卵石发出“吱吱”的叫喊。

  不远处,娄水河上碧波荡漾,渔夫的号子、鹭鸶、乌篷船被河滩上茂密的芦荡搂在怀里。

  恬静的原野,向前一步就是寂寥。

  入夜,趁黑赶往温泉度假村,跳进池子里尽情欢畅。

  在酣畅的时光里,时而闭目养神,时而仰望星空。隐居的事儿终究是没有再想起来。

 

  “漂”在江湖

  ——茅岩河

  这里说的“江湖”不是金庸笔下的江湖。

  这里的江湖是一个人的江湖。

  走进茅岩河,是需要带着敬畏的。

  巍峨的青山峭壁间,惊诧于河水是那么的绿,绿得有些莫名的失落与感伤。

  照旧是“阳光灿烂的日子”,照搬小学读过的语文书上的句子就是:天空瓦蓝瓦蓝的。

  虽然是大白天,茅岩河还是散发出了阵阵的诡秘。

  一种撩人心弦的悸动。

  世外桃源的田园气息顷刻间就俘虏了我。

  站立在船头,任微风拂动长发——

  听,对岸的土家小妹山歌悠扬……

  忽然记起昨天梦里的一句诗,“河流在大地上暂住……”

  唉,对于有故事的人来说,茅岩河不可久留。

 

  “毕兹卡”们的盛宴与天堂

  ——土家风情园 

  “毕兹卡”是土家人对本地人的称呼。

  土家风情园则是“毕兹卡”们的盛宴与天堂。

  从市内驱车5分钟,过澧水大桥,左拐便来到了座落于南庄坪五子坡的土家风情园。肃穆而别致的土家风格建筑群映入眼帘,院内建筑多为纯木质结构的吊脚楼。

  据说,土司城和毕兹卡圣火堂(晚会场)是这里的重头戏,神秘的土家祭祖活动、土家历史文物展示、土家民俗演示、“九重天”以及久负盛名的“千人毛古斯”等演艺活动在这里轮番上演。这样一来,土家风情园俨然一部记录着土家历史人文的史诗,承载着恒久的土家文化遗产。

  看完“毛古斯”出来,同行的朋友小洛唯唯诺诺,“我可以再你家里再住上一个月吗?我想留下来再玩儿一阵子。”

  这个艺术家与乞丐气质兼具、从小喝淮河水长大、号称“从不会为了一个女人或城市多停留一分钟”的“流浪汉”,此前已在张家界逗留了三月有余。

 

  “骚人”大本营

  ——大庸府城

  “惟有风骚之地,才可能出雄强之人。”主编的话如雷贯耳。

  张家界无疑是个风骚之地,风骚之中不乏“冒骚”之人。在白天,他们是:公司白领、学生、歌手、作家、诗人、小老板、艺术家……一到晚上,尤其是在大庸府城的“酒吧一条街”,他们的名字只有一个:骚人。

  当然,无“疯”不骚。骚分为“冒骚”和“闷骚”两种。前者可以邀一帮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买醉、发飙、痛哭流涕;后者往往孑身一人,坐在靠窗的位子,托腮沉思,在喧闹里独享内心的恬静。偶尔也会抬下头,朝着在舞台上扮演歌星的醉汉们投个浅浅的微笑。

  “骚”也可以分为动和静两种相反的状态。

 

  此生惟待宝峰湖

  ——宝蜂湖

  绝了!真是绝了!

  在一堆奇形怪状的山峰一侧,在幽深僻静的峡谷之间,偏偏生出这一片湖。这颗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称之为“世界湖泊经典”的璀璨明珠,地处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地带,湖中有两座叠翠小岛,近岸奇峰屹立,峰回水转。泛舟漫游,只见一湖绿水半湖倒影,充满诗情画意。群峰拥抱的宝峰湖,长约2.5公里,湖犹如一面宝镜,四面青山,一泓碧水,荡桨温游,格外惬意。坐在船上,环顾四周,千山耸翠,俯视水中,倒影慢移,碧水照相馆得群峰绿,人面桃花水映红。

  如果是在盛夏的夜晚,宝峰湖畔还能听到娃娃鱼婴儿般的啼哭。这呆头呆脑的“活化石”学名叫大鲵,想吃的话可以去市内的“娃娃鱼馆”自己掏银子购买,在宝峰湖是禁止一切捕鱼活动的。

 

  时光穿梭机

  ——老院子

  初入老院子以为走错了地方。

  从外围环视,老院子并不打眼,尤其在鹭鸶湾这块,四周都是新开挖的建设项目,紧邻永定大道主干道,在冬日的余晖下,摆着一副严肃的面孔。

  怎么看怎么像个影视拍摄基地:四井封火墙式土家建筑,青砖青瓦,一派明清景象。

  网友Stone是个张家界通,看我一脸迷茫,他忙不迭地瞎侃起来:“老院子是田家的祖屋,田氏先祖田承满在北宋年间是个做大官的,后人中还出了个田奇镌,是新中国的著名地质学家,中科院院士。”

  其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田奇镌的大名早有耳闻,却没想到是从老院子里出来的。正冥思呢,没料他又补一句:“朱镕基,知道么?他还在老院子读过书呢!”

  这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可能啊?他老人家好像是长沙人吧。

  我觉得自己在燃烧,仿佛被一双力大无穷的手抓住扔进了时光穿梭机。

 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拉住门口晒太阳的“土著”大爷好好唠唠吧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